芜湖爆炸事故:家住同一镇的四个同学失联

中安在线10月11日讯 10月10日11:57分,芜湖市镜湖区杨家巷一私人小餐馆发生液化气罐爆炸,瞬间引发大火,截至目前已造成17人死亡。死者的身份正在确认当中。

10 日夜间,芜湖市第二人民医院一个会议室内,挤满了失联者的家属,听说爆炸发生后死伤者都被送到二院来了,许多亲戚失联的市民纷纷前来等待消息。“不知道是生还是死,医院给我们抽了血,说是要验DNA。”一位家属说。会议室里不时有新的家属前来等待消息,女人哭泣的声音此起彼伏,不时还有男人失声痛哭。现场几名医生告诉记者,他们并不了解死伤情况,自己的任务是一旦有家属过度悲痛昏厥,可以及时救助。

会议室里,曹杏花无力的躺在椅子上大声哭泣,嘴里不时念叨着女儿朱才月的名字,同村的几位大姐只好拉着曹杏花的手安慰着她。

朱才月是芜湖职业技术学院附属中等职业学校的新生,平时经常去200米外的杨家巷吃饭。本来4点多孩子就该放学回家了,可10日晚5点多还不见回来,电话一 拨竟然不通。曹杏花这才打听到市里发生了爆炸,爆炸地点就在女儿学校旁边,她的心心一下子掉到了谷底,马上和几位亲戚、邻居从鸠江区后家村赶到了医院。

朱才月的表哥告诉记者,1个多月前一辆私家车主开车门时撞到了朱才月,结果手臂骨折在二院住了1个多月,3天前刚刚出院,谁知道命运会这么捉弄人,“早知道 再住几天院,不让她去上学了”。朱才月的表哥说,朱才月的父亲是工地工人,母亲在家打零工,朱才月虽然成绩一般,但很听话、孝顺。

家住同一镇的四个同学失联

10 号晚上八点多,芜湖市官陡镇的王先生匆匆赶到医院,见到路人便急切询问事故抢救的具体地点。“我来找我的侄子”,王先生告诉记者,平时侄子都会准时回家吃 晚饭,但今天很晚都没回来,家人打他的手机,一直无法接通,后来直到学校同学打来电话,说这边发生事故,侄子当时在餐馆吃饭。“全家人都来了,知道希望渺 茫,但还是心存一丝希望”。

不幸的是,与王先生侄子一起吃饭的还有他的三位同学,都来自官陡镇,家属们悲痛欲绝。就在记者离开前,一名韦姓的16岁高一女学生被通知确定遇难,“这孩子就是我们镇的,”王先生默默流下了眼泪。

工地打工父子俩在店里吃饭失联

“我们下午2点多就来了,等到天黑,人是死是活还不知道。你能帮我打听一下吗?34岁的叫杨良军,60岁的叫杨生发,杨生发是我舅舅。”看到记者采访,一位红着眼的大姐立即凑上来打听亲人生还的希望。

杨 良军和父亲杨生发就在杨家巷附近的工地干活,因为杨家巷饭菜便宜,他们几乎天天去吃饭。杨良军的亲戚说,工友告诉他们杨良军就是去事发的小餐馆吃饭了,但 他们并不放弃“也许只是受伤了呢!”杨良军有一儿一女,都是八九岁的年纪,还在上小学,现在孩子还不知道父亲可能出事了,“我们希望会有奇迹发生的。”一位亲戚说。

来源:中安在线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偷雷峰塔砖的游客患了什么病

在这件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中,真正值得关注的不是窃取雷峰塔砖的理由,而是在法律法规与监控围栏的层层保护之下,仍然有人铤而走险破坏文物。窃取塔砖者自称是为老人治病,实际上,真正有“病”的是这些疯狂的旅游者。


亲历五常委批示后的故宫嬗变

故宫博物院10月10日迎来九十周年,我之前受邀参加单霁翔院长主持专家学者研讨。没想到在建福宫(是我当年抨击的会所),没想到单霁翔开场白就是“凯雷很有名”,他的PPT中跳出我五年前“攻击故宫系列微博”。更没想到单霁翔给我一个“熊抱”。


想进步,就得撒票子献身子?

在机关了混了三十多年,不说阅人无数,至少也有“河东河西”的积累。要说在机关混,说容易也容易,说难也难。譬如像黄健波先生总结的那些情商,在我看来就属于比较“难”的。但更难的还不是这些。


刻在中国人精神上的诺奖红字

这些年来,弹丸小国制造的诺奖也在书写它自身的历史,成为中国故事中不折不扣的境外势力。诺奖所作所为,就是在中国人的精神上刻下红字。有人惧怕它如洪水猛兽,有人奉其为无上的荣誉崇拜。红字熠熠生辉,不是诺奖“刀工”了得,而是此国不断供应了上等“皮肤”。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