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媒:中国人口老化过快 二孩政策或效果有限

上海老年人在晨练上海老年人在晨练

原标题:美媒:中国人口老化速度过快 二孩政策效果有限

参考消息网12月26日报道 美媒称,中国决定在明年对计划生育政策作出重大修改,转为在全国推行二孩政策。这个男性和老人过多、工作者太少的国家希望通过提高出生率来减轻迫在眉睫的人口压力。

美国石英财经网站12月24日发表文章称,二孩政策对解决中国人口老化压力的作用有限。即使中国的夫妻对多生孩子变得有兴趣,这也几乎不会缓解中国人口老龄化的问题——有理由说,这是独生子女政策最严重的后果。

文章称,作为世界人口最多的国家,中国拥有庞大的老年人群或许不让人感到意外。但是,让中国在全球老年人口中独树一帜的特有因素与其说是老年人口的规模,不如说是中国老龄化的速度。作者认为,从比例上看,中国退休人口迅速超过工作人口。

至少在西方,老龄化过渡持续50多年才会结束。所以,西方国家有更多时间为未来的老龄化岁月做储备,不管是经济方面还是社会方面。在中国,老龄化过渡将只用一代的时间,然后橱柜里就空空如也了。

文章称,中国独生子女政策的其他副作用仍无法估算。这项政策已经造成性别失衡,独生子女政策还制造了一群“小皇帝”,各种社会研究结果显示,这带来悲观、自我为中心、不愿承担风险的一代人,有可能降低中国的经济活力。不过,这未经证实。

可以肯定的是,在不发生灾难性瘟疫和战争的情况下,中国庞大的劳动人口将变老。眼下,如果你在中国城市的公园里漫步,你很可能得出结论,在中国变老是件 令人愉快的事情。中国人的退休年龄在全世界是最早的——女性55岁、男性60岁就退休了。因此,中国的公园里满是精力充沛的退休者,参加各种画面美好的活 动:跳舞、打太极拳、舞剑、放风筝、用刷子蘸水在人行道上写毛笔字。

文章称,可是这种生活方式可能很快就要改变。两件事有助于老年人生活得不错。首先是钱,能让人们在不工作后享用生活舒适品、医疗和必需品。第二是家庭,或者家庭替代物,能提供精神支持和身体照顾。在中国的未来,这两件事都将难以达到足够的数量。

文章称,中国经济正在减速,而人口老龄化将显著加大阻力。此外,虽然即将成为世界最大的经济体,但中国人均GDP只有韩国的1/6、美国的1/9。

家庭通常有助于减少衰老的痛苦。可是,即使假定二孩政策令出生率显著提高,这对减轻未来20年的问题也是于事无补的。毕竟,从婴儿长成照料者是需要时间 的。独生子女政策令照料老年人的中国人数量和质量都大幅降低。独生子女政策和喜欢男孩的文化导致中国缺少大约5000万名女性,这也意味着传统上负责照料 老人的儿媳妇人数减少。

尽管如此,中国正在采取措施,通过提高退休年龄和改革笨重的养老金制度来应对人口变化。毫无疑问,中国的社会保 障网正在快速发展。2011年,农村养老金计划只覆盖了1/4的农村人口。2013年,覆盖面扩大至一半农村人口。到2015年底,覆盖面将达到3/4的 农村人口。

文章称,与此同时,中国在2009年才开始认真实施医改,不过这项改革进展很快。在过去5年,医保费用快速增加,显著减少了 现款支付的费用。遗憾的是,中国的机构照料还有许多待改进之处。在英国《经济学人》信息部最近的一项临终照料质量指数的排名中,中国的所有指标——质量、 可负担性和可得性都几乎垫底。

中国把失去唯一孩子的父母称作“失独”父母 。许多养老院不接受失独夫妻,因为他们没有子孙授权对他们进行治疗和作为付款担保人。这种歧视似乎一直会延续到死后。一些失独父母抱怨,墓园不愿卖给他们 墓地来安葬他们自己和他们已故的孩子,因为担心没人为未来的维护费埋单。

文章称,中国目前有100万失独父母,每年还会增加7.6万 人。他们向政府申诉——收效甚微,要求得到更多经济救助和享有优先收养权。失独父母甚至要求为他们建立专门的养老院。一个原因是,探访日。一名失独者说: “看到其他人和家人在一起……完全受不了。这不是引人注目的政策声明可以减轻的痛苦。”


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沈颢认罪前秦朔王石已是老友

就像企业家与媒体人的友谊说不清一样,企业与媒体的“广告合作”也说不清——广告投放到底是看重媒体宣传作用还是为了购买安全感,这怎么界定呢?所谓难以界定的地方,往往就是灰色地带,而灰色地带,在“定罪”的时候,就成了一个“富矿”……


学霸市长为何走不出权徒困境

新一轮的“打虎”,不过是“武松”睡醒的产物。如果“武松们”疲倦了,“权徒”家族新添些学霸,想必这些学霸官员照样摆脱不了被染黑的命运。果真如此,又如何让“学霸市长”们走出“权徒困境”呢?


台湾教科书别用多元掩盖台独

与过去激烈地要求“台湾独立”、“台湾人不是中国人”的做法不同,当下的亲绿学者喜欢用更柔性的方式来表达所谓“台湾事实上的独立”论调。比如他们刻意把台湾当做一个“超然”的实体,而不论是郑成功、清政府、“国民政府”还是荷兰、西班牙、日本,他们都是“外来政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