政协委员:经济下行与反腐没有直接联系

在经济学上不成立

经济下行的原因是什么,是反腐败的错?反腐败与经济发展究竟是什么关系?接受记者采访时,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社会科学院经济研究所所长裴长洪就上述一些问题作了详细的解答。

“经济下行受客观规律制约,与反腐败没有直接联系”

问: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有人把责任算到了反腐败头上。您怎么看待这种观点?

答:毫无疑问,把反腐败与经济发展对立起来的观点是错误的,在经济学上也不成立。

当前经济下行主要是因为经济内在的规律发生作用。

首先一个变化是经济进入新常态,表现为增长速度在下降,因为经济体的潜在增长率与过去比下降了。什么叫经济体 的潜在增长率?指其内在经济功能在没有外界干预的情况下自然达到的增长水平。各种宏观政策调节的结果实际上是围绕它上下波动,政策刺激一点,可能比以前增 长高一点,刺激少一点就低一点,但总体都是围绕它在变化。现在这条线整体下移了,下了一个台阶,用习近平总书记的话说是“换了一个档”,所以经济增长速度 下降是必然的。国家宏观政策刺激会有效果,但效果就是在这个档位波动。

所以,现在经济下行是经济客观规律的体现,与反腐败本身没有直接联系,他们是两种不同性质的事物,不要把逻辑生拉硬扯。

“腐败破坏公平正义,反腐败优化了市场环境”

问:您刚才说反腐败与经济下行没有关系,那反腐败与经济发展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

答:反腐败实际上有利于经济的发展。从经济学角度看,反腐败能降低交易成本。过去办事要花钱,完成交易很复杂,自然就提高了交易成本,破坏了公平,而通过反腐败自然就降低了成本。这是其有利于经济发展最主要的原因。

另外,腐败行为实际是对公众所创造财富的侵占,直接损害了整个公众利益和国民财富,因为它将公众财富私人占有了,当然对经济发展是不利的。通过反腐败能解决这个问题,调动更多人的积极性。所以从长期来看,反腐败是促进经济发展的,而不是损害和阻碍。

“反腐败不是生产力发展的直接因素,并非一反腐败经济马上就上去”

问:反腐败对经济发展的促进作用需要多长时间才能清楚显现?

答:反腐败对经济的正面作用显现需要一个中长期的过程,不会短期立竿见 影。现在还有一个误区,认为一反腐败经济马上就上去,这也不科学。因为反腐败只是创造一个优良的经济环境,它不是提高生产力的直接因素,经济学不是这个逻 辑。直接的逻辑是科学技术、生产工具等的进步,才是促进生产力发展的直接因素。反腐败只是创造一个良好的市场环境,让它不腐败、变得透明,没有各种灰色空 间和灰色成本,经济运行更加畅通等等,而不是直接推动经济发展。

我举个近期的例子,比如楼市,房贷政策稍微放松一点市场可能就有反应了,你说它跟反腐败有什么关系?没关系。 它只跟房贷政策等经济手段有关系。经济活动是生产力行为,对它起直接作用的是调控、刺激的政策,你不能说不搞反腐败或者搞反腐败楼市就会上去,其中没有直 接的关系。

“把眼下经济下行归到反腐败,意思就是不要反了嘛。”

问:对于反腐败影响经济的说法我们怎么看?

答:有的人把眼下经济下行归到反腐败,意思很明白,那就是不要反了嘛。如果得到这样的一个结论也会对“四个全面”战略布局有不正确的理解,那就是全面从严治党你也不要搞了,这是别有用心的想法。

透过现象看本质,反腐败是激浊扬清的政治行为,让那些品行差、庸懒散怠的干部受到惩戒,让那些德才兼备、遵纪 守法的干部得到鼓励,有利于干事创业的风气形成。这都是对经济健康发展的有利因素。渲染反腐败导致不作为的现象,夸大少数干部不作为与经济发展的关系,忽 视经济发展的客观规律,是这种说法的逻辑错误所在。(黄月)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为什么周小川总是被“误读”

资本市场关注周小川的一举一动乃至片言只语,因为他是央行行长。无论是经济运行、股市、汇市、楼市,任何政策信号都可能让市场随风起舞。


冒名上学莫非要中纪委去查?

彻查一桩冒名顶替上学的问题,难道也要中纪委来吗?之前曾有人说,闹到联合国也没用,还得周口管。结果,联合国真的“关注”了。


朱邦芬院士:做学术要走正道

我们走学术之道一开始就要走正道,学术不端行为具有不可逆效应。我们古人有一句话,勿以恶小而为之,这个问题我们要特别注意,从小要爱护荣誉,在小的地方不注意,这个事情会影响一辈子。


选、演、退、让,官场四字诀

当官很讲究“智为”的。为与不为之间,极具智慧;这里就简单说说“选、演、退、让”四字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