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市民实名举报遭泄密:调查资料给了被举报人

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副会长向国土房管局实名举报会长违法。举报人苦等结果期间,却被告知调查资料给了被举报人。近日,举报人陈善洪通过省、市法制办确认,广州市国土房管局下发的一份红头文件(2010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屋白蚁防治管理的通知》)也是违规下发的。举报人表示,实名举报遭泄密、政府复函文件撒谎、单位下发文件程序违规且内容又违反上位法,这一系列问题令他无法再相信国土房管局房安所的公正性,决定向广州市纪委、广州市检察院及媒体同时举报国土局房安所和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

副会长举报会长私刻公章造假合同

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再起波澜。2013年,行业协会5家会员单位联合举报协会违规收取2%的合同管理费,经广州市物价局和广州市民政局调查,分别于去年10月30日和去年12月30日对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进行了处罚。

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副会长单位广州市穗升白蚁防治中心总经理陈善洪和协会会长胡伟权是五华县的老乡。

胡伟权说,自从他5年前做了会长之后,陈善洪就对他有了意见。尤其协会在去年9月因发现陈善洪违规骗取白蚁工程保治金这一行为之后,协会吊销了陈善洪公司的资质,陈善洪便更加尖锐地针对他。

陈善洪则指责胡伟权一直利用会长及广州市华隆白蚁防治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华隆公司)总经理的双重身份,在外搞不正当竞争,而且吊销他的资质也违反了协会公约。

去年9月,陈善洪发现在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官方网站2011年的白蚁预防工程验收备案情况表中,胡伟权的公司有7份工程合同存在问题。“都是广州市以外的工程,怎么在广州市国土局备了案呢?”他调查发现7分合同都是假的,而且目前在国土房管局官网仍能查到。

被陈善洪举报的7份涉嫌造假的合同,是华隆公司和广东通驿高速公路服务区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通驿公司)签订的白蚁防治合同,但施工地点并不在广州市内,而且合同价都在50万元以上。“有些大型的项目需要有很好的业绩,要求出示50万元以上的工程合同。他们造假就是为了表示他有这个业绩。”陈善洪说。

因此他向协会的业务指导部门,即市国土房管局下属单位广州市房屋安全监督管理所(以下简称房安所)实名举报胡伟权的公司伪造公章、造假合同,请求依法查处。

确实调查了但结果给了被举报人

陈善洪说,他实名举报胡伟权的公司涉嫌违法之后,就一直没了下文,他一度怀疑房安所根本没有去调查。在和房安所相关工作人员沟通时才了解到,调查资料已经交给了协会。“房安所明明知道协会的会长就是胡伟权,也知道我举报的华隆公司就是胡伟权的公司,他们居然把材料给了被举报人而不给我这个举报人。”

陈善洪对此非常不满,于是通过国土房管局官方网站申请信息公开。此后再次到国土房管局房安所与相关负责人咨询进度时,他偷偷将两人的沟通场景录了像。录像中,一位工作人员向其表示,确实前往业主单位通驿公司进行了调查,而且去了好几次。对于调查结果“肯定会给你一个答复”。

协会相关负责人也向南都记者证实,广州市国土房管局相关部门人员确实将调查资料给了协会。

继续等待信息公开申请结果的陈善洪在去年12月4日收到了国土房管局的告知书。告知书表示:“经审核,您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涉及商业秘密,本局将在征求相关权利人意见后答复您。”

“我向业务指导部门举报他,请你调查他,你还要征求他的意见。调查完了,调查资料给他不给我,还说涉及商业秘密。有这样的道理吗?”陈善洪对此非常不满。

国土局称纪委介入调查 暂不便回应

陈善洪说,实名举报遭泄密、政府复函文件撒谎、单位下发文件程序违规且内容又违反上位法,对国家部委文件的解读和省法制办冲突,这一系列问题令他无法再相信房安所的公正性,于是他决定向广州市纪委、广州市检察院以及媒体同时举报国土局房安所和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

对于陈善洪对国土房管局提出的质疑,南都记者向国土房管局提出采访时,该局相关负责人表示,目前广州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在调查期间他们不便接受采访。同时他们自己也在调查,待调查结果出来后,将对举报者以及相关部门统一回复。

“神奇”的文件

国土房管局说“不存在”通驿公司说“有”

陈善洪向市国土房管局申请的信息公开,是请求国土房管局提供3份材料,即通驿公司回复房安所关于华隆公司造假的函、房安所应回复给举报单位的调查结论、房安所就上述调查情况提交给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的文件。

去年12月30日,依申请公开政府信息答复书递到了陈善洪手里,结果令他非常惊讶。答复称:“华隆公司涉嫌虚假提供白蚁防治工程质量验收备案材料事件仍在调查过程中,经征询第三方相关人意见等程序,您所要求获取的三份文件目前不存在。”

“他撒谎,我之前到通驿公司调查这个事情的时候,通驿公司给我看了他们回复给房安所的那份复函文件。你可以说给协会的材料是资料不是结论,可以推托。但通驿公司这份文件一定有。”

南都记者前往通驿公司核实,该公司相关负责人表示文件存在,而且当初确实还给陈善洪看过这份文件。“我很同情他的遭遇,所以我们才给他看。如果有关部门来调查,我们也愿意配合。”该负责人表示,他们和华隆公司确实有业务往来,但金额非常小,只有两三万元,而那7份合同中金额在57万元到80万元之间,都是伪造的。

法制办确认

国土房管局违规发文

被吊销白蚁防治资质的陈善洪无法到协会进行合同备案,而广州市国土房管局规定,白蚁防治工程必须要到国土房管局进行工程验收备案,而且工程验收备案的前提条件是要到协会进行合同备案。

陈善洪说,他去广东省白蚁学会办理了资质,但是协会和房安所都不认可,他们唯一认可协会颁发的资质。“我这才发现,通过这个资质管理,协会和国土局都扼着白蚁防治企业的咽喉。”

陈善洪发现国家早在2004年行政许可法出台后,就已经取消了白蚁防治单位资质管理的要求,其它地方都没有实行资质管理了,怎么广州还在实行呢?对此,广州市国土房管局书面回复他的信访件复函中称:2002年,广东省物价局和广东省建设厅联合下发的370号文,明确规定实施资质管理,建设部130号令《城市房屋白蚁防治管理规定》没有对白蚁防治单位资质做出具体规定。《广州市房屋安全管理规定》也明确规定白蚁防治单位实施资质管理。

此外,陈善洪还发现,广州市国土房管局在2010年下发的《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屋白蚁防治管理的通知》中,还特别强调了要加强白蚁防治单位和从业人员的资质管理。

陈善洪将上述文件分别发给广东省法制办以及广州市法制办,请求进行合法性审核。广州市法制办明确表示,《关于进一步加强房屋白蚁防治管理的通知》印发前没有按规定进行合法性审查,也没有按要求统一发布。“对擅自发布的行政规范性文件,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有权拒绝执行,未向社会统一发布的行政规范性文件不得作为实施行政管理的依据。”

此外,广东省法制办就省物价局和建设厅联合下发的《关于白蚁防治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进行合法性审查后也明确表示:“《通知》系依据1999年建设部第72号令规定白蚁防治单位资质准入制度,2004年建设部第130号令取消了该资质准入制度,《通知》规定的白蚁防治单位资质准入已不再作为政府部门的行政审批事项。”

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副会长

陈善洪

陈善洪举报胡伟权的华隆公司伪造公章、造假合同。指责胡伟权一直利用会长单位的身份,在外搞不正当竞争,而且吊销他的资质也违反了协会的公约。

广州市白蚁防治行业协会会长

胡伟权

胡伟权称,陈善洪对他有意见,尤其协会在去年9月因发现陈善洪违规骗取白蚁工程保治金这一行为后,协会吊销了陈善洪公司的资质,陈善洪便更加尖锐地针对他。

PK

陈善洪

陈善洪说,实名举报遭泄密、政府复函文件撒谎、单位下发文件程序违规且内容又违反上位法。决定向广州市纪委、广州市检察院举报国土局房安所。

国土房管局

国土房管局称,目前广州市纪委已经介入调查,在调查期间,他们不便接受采访,同时他们自己也在调查,待调查结果出来后,将对举报者以及相关部门统一回复。

采写:南都记者刘军 裘萍 薛冰妮 实习生 孙美婷

编辑:SN123


公务员涨工资,这事靠谱么?

公务员涨工资,一条“出口转内销”的消息,一张需要介绍的背景图,一架难以平衡的天平……


快餐相亲把日本光棍逼进医院

据日本媒体的调查显示,竟有高达75.1%的人对相亲感到厌烦疲惫。于是日本出现了一个新名词“婚活疲劳综合症”。


美国另类餐馆子弹可以当小费

美国科罗拉多州赖夫尔镇有一家独特的餐馆,餐馆的服务生和老板娘人人佩带一把手枪来为客人服务。这家名叫枪手的餐厅生意做的还挺兴旺,餐馆的告示大字写着,我们不打911(报警电话),我们有枪。


GDP崇拜是落伍,不要是任性

不要一说到GDP,就盲目扛起“告别GDP崇拜”的大旗,对这个发展指标不屑一顾。看待发展,必须抛弃错误政绩观,有科学发展的观念,正确认识经济新常态的内涵。但是,这并不等同于“告别GDP崇拜”就已经与“彻底放弃GDP”划上等号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