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改委回应中央收回1万亿财政预算

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定于2015年9月16日(星期三)上午10时举行新闻发布会,请国家发展改革委副主任连维良介绍经济体制改革重点任务进展与成效有关情况,并答记者问。

记者提问:

这周路透社收到消息说中央收回了大概1万亿财政预算未花的支出,想请教发改委,你们对这个消息有什么评价?你们有没有决定好怎么安排这个“1万亿”,对中国的加快投资项目会有什么样的影响?谢谢。

发改委投资司司长许昆林:

这个数字应该是不准确的,我所了解到的情况是清理财政的沉淀资金是两千多亿,而且在抓紧安排,重点是调整使用方向,主要用在一些重大的工程建设,包括民生工程。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名胜古迹为何逃不过刻字命运

也许有人会说,古代的文人墨客不也喜欢到处题诗刻字吗?题诗刻字,本是一种文化传统,何必上纲上线?且不说古代没有文物保护法,仅就题诗而言,你写的“××到此一游”,与古人的题诗写词相比,极无文学内涵和技术含量,可相提并论?


反复存取10元钱是否储户自由

试想,三人三天内霸占银行两个柜台,就这样反反复复地将10元钱存进取出,这中间耽误了多少储户的时间,侵害了他们多少权利!这还不算给银行造成的成本损失和对银行办事人员造成的精神损害——后者在这三天中感受到的除了屈辱还是屈辱。


党媒记者们的价值去哪儿了?

党媒记者的困境很多时候是一种定位困境,在社会的关注期待和政治的强制约束下,定位自己是非常困难的。而解决困难的办法似乎只有逃离,要么转行干点别的,成为党媒工作的旁观者;要么自己当上领导,成为党媒工作的裁判员。


改革一直进行却非你要的那种

别人的改革,你认为是反改革,分歧至此,只能说明,别人的改革不是你想要的改革,而你想要的改革,已经死去。改革,本来就是一个中性词,“改”与“革”,改变,变革,都是变化的意思,谁也没有保证,变化就一定朝着你所希望的那个方向。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