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三五规划编制已在去年4月全面启动

今年是“十二五”最后一年,中央将提出关于制定“十三五”规划的建议,由国家发改委具体负责的“十三五”规划编制工作则在去年4月全面启动。

从宏观看,“十三五”规划是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党中央编制的第一个五年规划,将体现中央在新常态条件下对中国经济与社会发展大方向、大战略的思考;“十三五”规划也是实现十八大提出的“两个百年”目标中第一个百年目标的最后一个五年规划,百年目标是2021年,到2020年的最后这五年具有决定性作用;“十三五”规划还关系到中国能不能顺利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关系到中国能不能接近甚至步入高收入国家的行列。

而在全面深化改革和全面推进依法治国的背景下,“十三五”规划关系到重要领域和关键环节的改革能不能取得决定性成果,关系到经济发展方式的转变能不能取得实质性进展,关系到国家治理现代化和市场经济法治化的水平能不能有关键性突破。

在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5年年会上,中央财经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杨伟民提出了“十三五”过程中需要回答的十个问题,分别是:如何实现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目标(如实现两个翻番,基本实现工业化),如何保持经济稳定增长,如何提高居民特别是低收入群体的收入,如何改革传统的发展方式,如何扩大消费需求和有效投资,如何推进经济结构的深度调整,如何促进城镇化的健康发展,如何优化经济发展空间格局,如何加快生态文明建设,如何扩大对外开放。

国家发改委规划司司长徐林指出,如果2015年经济能够实现7%的增长,要想在2020年实现经济增长翻番的目标,则“十三五”时期的经济增长,6.5%是底线。要实现这样的增长,中国需要有足够的战略耐心处理好在大国觉醒过程中复杂的战略关系,维护好并利用好战略机遇期,实现转型升级和创新驱动,进一步加快制度改革,使企业家有信心形成对未来的稳定预期。

中国经济总量已经很大,虽然有很大潜力但增长难度也越来越大,长期积累的各种矛盾也错综复杂,国际经济大环境也并不景气,在此背景下展望“十三五”,可以说,其任也重,其道也远,关键在人。

(原标题:其任也重,其道也远——“十三五”规划前瞻之一)


一个农妇眼中的中国农村

一日饭后,饭桌上,与岳母聊家长里短。主要是她说我听,她用罗田方言(鸟语花香之“鸟语”),我用标准普通话。我听不懂的,她就重复一遍。聊完一想,这些话题,虽是家常,源于村邻亲属家庭琐事,但又极有普遍性,件件事关国家大事(如留守儿童),乃至国际大事(如全球金融危机)。


反驳对虐恋充满偏见的文章

看到一篇写电影《五十度灰》观后感的文章,谈到了人们还比较陌生的虐恋,其中充满了对虐恋的偏见,全是道听途说,想当然尔。由于对虐恋这一社会现象做过深入的社会学研究,并出版过研究专著《虐恋亚文化》,我感到了一种挑战,如果不出来辩解几句,难免以讹传讹混淆视听。


记住这个春节的变与不变

超过30多亿人次千里迢迢奔回老家只为和家人团聚三五天的事实,体现的就是春节的凝聚力。这种凝聚力之所以如此强悍,因为春节永远是东方文明的一个最重要的情感寄托与精神载体。这一点,是永远也不会发生改变的。


被时间打败的故乡

时间就这样打败了他们这代人,也打败了故乡吐故纳新的能力。我一度以为,逃离农村的人们会摆脱被打败的命运。她不知道,在故乡被时间打败之后,我和她都将成为回不去故乡的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